伤心酸辣粉

半夜居然想起了这个地方。去过那么多次香港,也倒没有真真去尝试那一碗,伤心的酸辣粉。

 

凌晨一点的铜锣湾。时代广场依旧喧闹,诚品书店依然有一众安静看书的人,街上依然算得上是车水马龙,还有许多香港洗剪吹小青年在路边的许留山门口吹着口哨说着港骂。我们那时候手中的cash都不够买一杯杨枝甘露。而这一切,在“伤心酸辣粉”这几个字的面前,都显得那么黯然失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