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三四年

好像放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假,长到自己都想不起以前的事情。可是秋天的风吹起来还是不免有点“悲秋”的情绪。离开学校已经快四年了,却还是过得特别恍惚,然后一下就懵懵懂懂地快到人生年龄下一个节点了,什么都没有准备好。

跟好些人断了联系或者联系很少了,就算重新拾起联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直以来对于人与人的关系有一些“傻”,以为自己对别人好别人也会这样,其实每个人更多的只想到自己吧。而一次次寒心却也是正在提醒自己少管别人的事情做好自己去关心真正值得关心的人就好了~

人生就是这样,有聚就会有散,人与人的缘分是会尽的,既然彼此都没有心思再继续当知心的好朋友,那么好聚好散。人生中曾经出现过你们,是不是也就够了。

 

萌大叔和他的小生活

村上的书读过很多了,而这本《爱吃沙拉的狮子》更是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他,一个活得越来越明白敞亮且很有生活乐趣的他。

随笔集的文章散布在生活各处,从买包到旅行到跑步到听爵士,是他的爱好,也是他的日常生活。可是他却能从细微处着笔,把他的生活写的那么有萌点那么有意思,在令人莞尔和觉得逗趣的同时,又每每在文章最后来两句深刻的点睛之笔,都是他活了这么多年发人深省的道理。

提到旅行时,村上的看法是“正因为会发生未知的时期,旅行才有趣。假如一切都像当初计划的那样顺顺当当不出意外,旅行大概也就失去了意义。”是啊,如果一切都计划好了,那还有什么意思呢。而说到旅行中的物品,他写到“方便的东西,必定有不便之处。”这是村上的哲学,大概也是我们需要认识到的哲学。所有的捷径,或许都是弯路。

谈到岁月和成为大叔,他看到的是“将年岁渐增看作逐渐丧失各种东西的过程,还是视为不断积累各种东西的过程,只怕人生的质量,会大不相同。”上了年纪之后的智慧还有一种,“年轻时或是越是四处碰壁,被社会打击得遍体鳞伤,等到上了年纪,就越快活自在。假如遇上烦心事,就盖好被子呼呼大睡。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最好的对策。” 看得很通透的人,或许才有这样的体会。人生的选择重要确不重要,而如何面对一件事情,积极或者消极,却总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活状态。

而针对那些需要给意见的人或者自己要得到意见的时候,他也写出了大概我们很多人的心里话:“世间许多人需要的其实不是实用的忠告,恰恰是充满暖意的符合。活到一定的岁数,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渐渐就变得这样看问题了。”许多忠告,或许都只是忠告而已。那个接受的人,他知道这些忠告的好,可有时候就是无法避免撞南墙。而当自己遍体鳞伤的时候,自然而然也就接受了人生这看似“惨烈”却又收获满满的现实。
印象最深的也是最有感触的是这一段:

    念高中时,我半夜正在伏案学习,只听玻璃窗上咯噔一声,砸来一粒小石子。向窗外看去,只见朋友正朝我挥手。“去不去海岸烧篝火?”他这么说,我便跟着他一起走到海边,然后捡来许多浮木,点上火。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话要说,两个人只是在沙滩上一连好几个小时凝望着那篝火。那时候,兵库县芦屋市还有美丽的天然沙滩,一连几小时望着篝火也不觉得腻。
    遗憾的是,有那么多闲暇的日子在寻常的人生中并不长久,为了消磨时间与我叫交往的人越来越少了。
是啊,10几岁的一天和20,30岁的一天是不一样的。那时候可以为了一个冰淇淋跑一整天,可以和小伙伴放学了边聊天边逛小卖部用一小时走完5分钟的路程,可以坐在球场边看喜欢的人打球什么也不做就是一下午。而现在,这些都成了奢望。而能与之一起消磨时间的人,怕也是少到无法找到了。美好的时间,就是这么被浪费的。那些在生活中看似毫不起眼的小细节,却构成了我们的人生和生活——成为回忆里一幅幅美好或伤感的画面。

《蓝宇》和他们的世界

最近看爸爸去哪儿,才把《蓝宇》这部红了10几年的电影看完。

虽然也看过其他类型的同志电影,《春光乍泄》还看过很多次(不过这个完全是因为演员啦),《蓝宇》给我的感觉要更加感动和震撼。

相比起来,《春光乍泄》更加蒙太奇,王墨镜的各种剪辑,阿根廷的世界尽头,还有两位美男的内心世界。而《蓝宇》感觉更沉重、更近、更现实。在他们穿着大衣的北京的深秋,就如同我们遇到过的每个北京的深秋。寒冷的时候,有心寒的事情。而在大雪纷飞的时候,爱人的一个小眼神都能让世界温暖。而那个时代,是我们不了解的却又很好奇的时代。有学生运动,有不为人知的同性恋爱。很早之前看过王小波和李银河的一本纪实报道,里面提过的,那时候男同群体很庞大,但是外人从来不知道。他们的活动范围在北京的某些公园,在一些高校的隐蔽场所。而有一些同妻,忍受着这根本不知道事实的“夫妻生活”。

他们两就是这些同性恋人中的一员。两人相爱很偶然,确貌似充满了命中注定。分开又在一起又天人远隔,那些细小的记忆,却被彼此永恒烙印在心里。”你胖了”,“你还用着之前的洗发水”,在小小的细节中,他们是那么在意对方,那么爱。这样的爱,让人可以忘记他们的性别,可以超越性别和性爱。

看完电影觉得他们幸运又不幸。幸运的是他们毕竟是彼此最爱的人,而能找到彼此相爱的人,已经是人生一大幸运。而不幸就不在说了,就算蓝宇没有走,在那个年代,如果最后两个人不出国,两个人在北京能快乐地生活下去吗?我想很难吧。而想到那个年代广大的其他的真正互相爱恋的同性恋者,在那个还未开放的社会,同样如果没有能力和金钱远走高飞而是留在这个国度,很难想象他们过着怎么样痛苦的生活。而那些“同妻”,遭受的更是更惨痛的生活吧。

于是还是感谢社会的进步和民智的开化。而现在的蓝宇们,愿他们有着彼此相爱的人可以相守一生。

半年

新的半年来到,感觉这半年什么也没做。

当然不得不说的是现在的股市了,动荡如过山车,每天看网上的段子就能看很久。
贪婪是人本性,似乎没有人能避免。而中国的股市,跟投资貌似也没多大关系,更多似乎是在赌博。

 

再见,黄金年代

最近看了好多港片,也意外地接触到一本书,名为《香港有个荷里活》。书的内容本身一般,介绍了20年香港金像奖的历史,其实也是流水账一般把香港电影的历程记录了下来。但是仔细读读确是有点意思,让我不仅怀念那个香港电影的黄金年代。

作为80后人,90年代初香港还未回归大陆的时候,对香港那个地方是感到好奇的。当时接触电影的渠道还没有那么多,还记得小时候父母亲每周都会去那种租录像带的小店租那么一两盘香港电影来看。那时候四大天王还初出茅庐,在内地名声大噪,而成龙、周星驰的电影,在内地更受欢迎。

想起来那时候看了很多赌神之类的电影,还有红番区的打打杀杀。好像那就是自己童年印象中香港电影的样子:为了兄弟义薄云天,为爱人两肋插刀,繁华香江背后小街道的打打杀杀,金融之城步步高升光芒下的看不见随时崩溃的泡沫。那是印象中香港电影的样子,也是我们经常看到的样子。但其实也不尽然。

初中高中,也就是2000年前后,那时候有了互联网,有了层出不穷的娱乐节目,才慢慢接触到更多的香港老电影。知道了原来除了四大天王和成龙、星爷,还有王家卫这样的文艺范儿和陈可辛那种细腻的叙事者。

说起来,其实很晚才看《甜蜜蜜》和《双城故事》了,导演都是陈可辛,这两部电影也算的上我最爱的两部香港电影之一。最爱的是他那种把繁华都市下小人物的普通情感和缘分刻画得那么细腻。正如《甜蜜蜜》中两人最开始和最后的偶遇——一切都是那么的巧合却又与这大社会息息相关。

而王墨镜是另外一种风格。虽然算不上喜欢他,但是他的电影的的确确让人回味无穷。当然,他的选角也是让影迷们欢迎的——谁都希望多看几下漂亮的脸蛋。

忘不了的还有哥哥张国荣。说来奇怪,第一次完整看他的电影是《红色恋人》,当时还是中央6播出。那时候才10岁出头的我完全被电影里面他那张眉眼清秀又有点胡子拉碴的脸深深吸引。后来在娱乐新闻时不时看到他的新闻——演唱会上大胆变形,生活中勇于承认自己的感情生活等等。最后,等我有点喜欢这个明星没几年的时候,他却永远离开了。上大学后,才更多地慢慢欣赏他的电影和歌曲,也看了很多关于他的访谈和节目,其实是非常有趣又好玩的一位叔叔,喜欢他的才华、钦佩他的为人,因此也格外叹息——如果他没有得抑郁症。可是一切不能够重来,每次看他的电影,总能看到他不同的一面,就如同这个世界的多样性一样。

慢慢地,或许是我们老了,或许是真的出现了断层。好像香港电影的黄金年代,突然地就那么过去了。那时候的张曼玉、林青霞、张国荣等等,没有整容不动刀子,偶尔有婴儿肥,确都凭着天生的气质让人心动。而现在,那样的明星真的越来越少。同样的,好故事,似乎也没那么多了。

怀念那个黄金的年代。

在这里,也在那里

好久没登上来,反正这里也没人看,随便写写好了。

跟娟娟QQ上聊了一下。很想她。从12岁就开始认识比熟悉的好友,在有时差相隔的时候,还是会觉得有一点远。突然好怀念那个我们都在欧洲的夏天,两个人一边写论文一边在QQ上聊着自己最近的感情和旅行——那样的日子是一去不复返了。而且,那个时候大家还在经常用QQ而不是微信。

同样地看了一下在英国那年的博客,写的不多,但确实是很好的经历。其实才四年不到,能记住的事情不多了,而一些人,也都没有了联系散落在天涯。

其实不喜欢怀旧,可偶尔偶尔也会想起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重新开个没人看的blog写写心事,算是一个新的开始吧~

如果你想健康,那就跑步吧

只是打个比方,此文跟跑步没什么关系。

 

当然,初衷还是想跑步的,在兰卡的时候,在广州的时候,都有很良好的场所和环境让我静静地跑。无奈长沙天气太差,家附近没有公园,只能作罢改游泳。

连续游泳10天之后(仅仅10天左右),感觉身体和心绪都有了很大的变化——越来越能淡化情绪和感受,在低落的情绪之后能马上恢复,身体本身也能更积极适应整个环境和生活。

4月底支气管炎复发,开始了长达两个多月的咳嗽吃药吊针的生活,后面咳嗽还影响到肋间神经,大概有那么一两个月的时间,身体机能严重下降,情绪极度不稳定。那时候,才开始知道,身体上的病痛和不舒服,是会加剧情绪的低落和不稳定的。情绪不稳定,其实很大程度也就是身体不舒服的反应。去医院也看了下——是的,也是有轻微的抑郁了。

 

还好,找了个中医,身体好了,也开始慢慢恢复。最近这个月,有机会休假,看看山水,每天也能坚持游泳,或者跳绳跑步。每次在水中伸展的时候,会感到,整个人,都重生了。那些前几个月每天令我抓狂的、流泪的事情和不努力的过去,也能够正视和面对了。

人生还有那么长,干巴爹!

 

自勉

看到一句最近这一两年深以为然的话——没人在乎你怎样在深夜痛哭,也没人在乎你辗转反侧的要熬几个秋。外人只看结果,自己独撑过程。等我们都明白了这个道理,便不会再在人前矫情,四处诉说以求宽慰。

并继续自勉。

青春不过几届世界杯

好像有很多话想说,又好像不知道该说什么。

 

青春,不过是几届世界杯啊。连着两届,意大利都没走出小组赛。可是,作为一个意迷来说,最爱的一届意大利,也是颜值和实力最强的一届意大利拿到过世界杯冠军之后,就已经非常知足了。8年,好像就在昨天;8年,一晃而过去。第一次看皮尔洛的国家队大赛也是那年的世界杯,转眼间,优雅的大师也要告别。可是,当你老去,我们也依然爱你。

还有那些熟悉的名字,以后看世界杯,认识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

 

过去的曾经的辉煌,那些爱过的为之疯狂的球星,好像也都渐行渐远。再见,青春;再见,我们爱过的你们。

Lucky

得知某人跟某人好上的时候还真有些意外,就像Rachel得知Monica和Chandler在一起后的心情和感受。想来我还算是这俩人的媒人。认识很久的很好很好的朋友,最终恋爱,也算是一种幸运吧。而我的这两位好朋友,they are lucky enough to be in love with their best friend. 。作为双方的好朋友的我,也真心希望他俩能长长远远走下去。

当然,除了chemistry,愈发发现timing的重要性。有时候似乎又更相信命运了呢。